苏群:这浓眉大眼的,嫌不够刺激还玩绝杀

苏群:这浓眉大眼的,嫌不够刺激还玩绝杀
戴维斯对掘金的压哨绝杀,让他在湖人的价值达到顶峰,你一定会惊叹:这浓眉大眼的,才是真大腿啊。要我说呢,让湖人走到现在的靠是两条真大腿:上半场詹姆斯大腿,下半场戴维斯大腿,管他谁抱谁。单腿谁都站不稳,两条腿才稳。自从离开迈阿密,后来欧文主动要求出走,他身边再也没有质量相当的伙伴,直到有了戴维斯。戴维斯是一把万能钥匙,什么样的锁都能打开,管他是矮个儿的塔克,还是高个儿的约基奇。约基奇已经尽其所能,在第四节体能下降的情况下,最后5分钟拿下了12分。那是他和戴维斯的终极较量,是欧式技术型大中锋和美式小球新型中锋之间的终极较量,但戴维斯最后5分钟也拿下了10分,而且最后一球在他手里。只有2.1秒,湖人没有暂停,沃格尔教练把刚刚没投进空位三分的卡鲁索换下,上了隆多。马龙教练换上普拉姆利,以防隆多把球直接吊向篮筐。在戴维斯向强侧三分线外跑的时候,普拉姆利多想了一层:是去追戴维斯,还是堵詹姆斯?瞬间的判断让他选择了詹姆斯,完全无视杰拉米 格兰特已经死死顶住詹姆斯。这给戴维斯接球并从容做调整提供了足够的时间。在马龙教练的战术簿上,詹姆斯是第一选择,戴维斯是第二选择,因为2分也可以绝杀。但詹姆斯信任他的另一条大腿,他站那儿没动,连重心都没有降,因此不可能启动去接球。普拉姆利失算了。掘金最后一分钟的防守布置不够细,队员之间沟通不充分,让戴维斯最后半分钟拿了关键的5分。这个跑投完全是后卫的本能,掘金联防,但约基奇没有及时顶上,这跟昨天热火对塔图姆的突破用联防时,所犯的错误一样(见《凯尔特人这么攻联防,东决打7场有戏》)。然后约基奇拿出平生绝学,就像他对戈贝尔那记勾手一样,让掘金扳平总比分有了新的希望。但公平而论,这场球在最后5分钟之前,约基奇打得并不好,当时只拿了18分。湖人队安排好的各种防守招数,对他完全奏效。约基奇上半场只有4次助攻,第四节没有助攻。他的全部精华都集中在最后5分钟,包揽了掘金队全部12分,吓了湖人队一跳。而湖人在上半场对他成功制约,显示了这一轮系列赛湖人的整体实力,第二节两度领先多达16分。或许他们嫌不够刺激,或者想学杰士邦,来个持久延时、乐趣加时,让下半场变得惊心动魄。打得好打得不好,都在詹姆斯手里。这场球特别像首轮对开拓者的第三场,上半场詹姆斯,下半场戴维斯。那场的背景,是第二场大胜开拓者时,詹姆斯只得10分,赛后很多人说他老了,能力下降了,所以第三场只打两节就拿到了22分。对掘金第一战,湖人也是大胜,詹姆斯只得15分,于是第二战一开始,他便大开杀戒,好像浓眉不存在一样。他在上半场11中8得20分,下半场只有9中2,助攻3次,失误4次,只得6分。对开拓者那场球,戴维斯上半场6分,下半场23分;对掘金这场球,上半场9分,下半场22分。湖人再现“双大腿效应”。我说戴维斯是“万能钥匙”,指的是他可以应付各种位置,无论攻防。他不像约基奇那么高大,也不像塔克个子不够,所以防守上里外通吃。你看他防穆雷,脚下灵活异常,绝不失位。到了第四节关键时刻,他甚至主动要求,从卡鲁索手里接管穆雷,向来对大个子出手毫无惧色的穆雷,已经是两次被迫交出球。针对约基奇能传能投、内外皆有的特点,湖人安排了各种方案:1、开场用麦基打“双塔”;2、然后用戴维斯打5小阵容;3、第二、四节约基奇重新回到场上时,霍华德紧跟着登场,对他进行无情的骚扰、挑逗、激怒;4、最后阶段小阵容。小阵容在高度上不足,所以,一旦约基奇接近篮下,湖人就会全力收缩,帮助戴维斯去防。约基奇第一节9中3只得了6分。湖人队甚至多次尝试用卡鲁索换防约基奇,效果非常不错。这种策略的目的,就是消耗约基奇体能,等霍华德上来后,两人之间的体能对比非常明显。不得不说霍华德的使用是这一轮最重要的环节之一,第一场他得了13分,正负值是+14,这一场虽然犯规多,只得了3分,可是正负值仍然达到了+10。霍华德虽然岁数大了,但十年前也“最佳防守奖”三连庄,加上减重之后身体恢复好,防起来毫不吃力。队里还卡鲁索、丹尼 格林、波普这些人帮着一起防,常常让约基奇摇头叹息。有一个细节,可以看出35岁的霍华德和25岁约基奇比速度,丝毫不落下风,甚至还略有优势。他们抢到篮板后,来了一段冲刺跑,约基奇最后被拉开了。约基奇势单力孤,得分、传球、篮板样样得靠他,第一节就要打满,而霍华德到第二节约基奇再次登场时,才会跟着出来,因此在体能方面不仅不输,反而胜出。有了如此完备的方案,湖人有把握在整轮系列赛掌控主动权。系列赛难免会阴沟翻船,所以要打7战4胜,才能比出真正的实力,最后输的那个队,就是被打走样的那支。所谓的“打走样”,就是落下风的球队进行调整,改变习惯的阵容和策略。现在,掘金已经被打得有点走样了,马龙教练在下半场弃用了哈里斯,改用三年级生多齐尔打1,第四节打满了12分钟。多齐尔身高198,敢攻敢防,可惜太紧张了,罚球线上只有5中1。占据着全面优势的湖人,无非想让悬念持久一点。